激情综久久久久久久
conew_1.jpg
conew_2.jpg
conew_3.jpg
conew_4.jpg
conew_5.jpg
conew_6.jpg
激情综久久久久久久 你的位置:激情综久久久久久久 > 激情综久久久久久久 > 中国古建筑宝库——山西!

中国古建筑宝库——山西!

发布日期:2022-03-27 11:22    点击次数:165

中国古建筑宝库——山西!

山西

在古建筑爱好者眼中

是一个神奇

且令人酣醉的地点

(山西五台山大白塔与五爷庙等建筑群,照相师@翟鸿宇)

在山西现有的

28027处古建筑文物之中

宋辽金之前的木构建筑约占宇宙的

75%

元代的木构建筑约占宇宙的

80%

中国仅存的

4座唐代木结构建筑则

全部

位于山西

此地号称

“中国古建筑宝库”

(上文数据来自第三次宇宙文物普查,下图为中国古建筑散布泄露图,制图@张威/星球沟通所)

山西为何会领有

如斯繁密且颠倒的古建筑?

01

草创家园

开赴点

咱们需要

从这片地盘讲起

山西领有丰厚且世俗覆盖的

黄土层

开挖为洞能达到

壁立10-15米而不倒

(山西灵丘的黄土丘陵,照相师@崔永江)

后天不良的黄土资源

让先民们得以穿土为窑

创造出中国最早的人造家园之一

窑洞

中国现有最早的窑洞做事

就出身于5000-7000年前仰韶时间的山西

(2008年6月7日,山西芮城舜南村,正在扩挖土窑洞的一户人家,仅为泄露,图文无关,图片源自@视觉中国)

但黄土比之木柴

在换取的压力下

更易坍弛

人们在长期的施行中渐渐摸索出

拱形结构

好听地将部分压力

滚动为侧推力

极大地增强了窑洞的安全性

(请横屏调查,下沉式窑洞受力分析泄露,制图@杨宁/星球沟通所)

平地与丘陵

占山西面积的80%以上

窑洞也因此

依山傍势、层叠错乱

(山西碛口镇李家山村窑洞,照相师@朱金华)

丰饶的黄土与煤炭资源

也为砖瓦的渊博烧制提供了可能

跟着人们不时追求家园的坚固

耐用的砖瓦普及进千门万户

中国现有最早的砖木结构民居建筑

便出身于元代的山西

窑洞与砖木房屋

亦可搀杂搭配

基层建为砖结构窑洞

表层建为砖木房屋

俗称“下窑上房”

(山西碛口镇李家山村的下窑上房,图片源自@视觉中国)

人们还在窑洞之上的平台

建造雷同雕栏扶手的犬子墙

留神陨落

(山西平遥古城的犬子墙,图片源自@视觉中国)

多个窑洞、房屋围成

合院

是为家眷居住之所在

按照表里亲疏关系

房屋被冠以不同称呼

父老或宅主居于正房

晚辈居于配房、耳房

宾客或仆从居于倒座

为了展现一家之主的地位

正房时常是合院之中

最为高敞实足的建筑

(山西晋中窄院泄露图,窄院是为合院的一种,制图@杨宁/星球沟通所)

黄土、砖瓦、木柴等

充裕的建筑材料得当不同地形

塑造出不同的正房面孔

有的主间突出、次间后退

犹如仕宦乌纱帽的帽翅

人称“纱帽翅”

有的借重搭建二层院落

犹如阁楼天台

(部分山西民居泄露图,制图@杨宁/星球沟通所)

此外

明清晋商四处奔波

在各地建设票号、会馆

这种走遍宇宙的眼界

更为山西的民居

集聚多方建筑元素

徽州的马头墙

在晋南民居中不难见到

晋南生齿相对密集

马头墙起到防火作用的同期

也更为好看

(山西万荣县李家大院的马头墙,照相师@李吉祥)

常见于苏州园林的曲墙

在山西遍地势而迂曲

柔美婉转的外形

丰富了造景的眉目

(山西万荣县李家大院的曲墙,照相师@李吉祥)

泰西的建筑面孔

在山西也渊博存在

(山西万荣县李家大院的泰西门楼,照相师@李吉祥)

商贾权门还斥巨资

将多个合院拼接成

大院

乔家大院、李家大院

王家大院、曹家大院

皆为此类

官宦泰斗以致效仿皇城

将居所布局为内城与外城

并建起30多米的高楼

125间藏兵洞及16座大小院落

俨然一座巨型城堡

这等于位于山西晋城的明清陈氏家眷建筑群

人称皇城相府

(请横屏调查,山西晋城皇城相府,照相师@石耀臣)

合院不仅用于居住

亦可随功能的养息

变身为书院、衙署、宗祠、剧场等

它们形态变化万千

追求的田地也各不换取

书院

或建于形胜之地

得林泉之美

或构筑亭台园林

处处皆景、自成宇宙

(山西太原晋溪书院,照相师@田卓然)

戏台

频频多面开敞

以便人们围观立足

中国现有的元代已往的戏台

全部位于山西

(请横屏调查,山西太原晋祠水镜台,照相师@田卓然)

无数合院组合在一道

或是组成一座座村庄

其不错沿等高线

与平地丘陵如鱼似水

人称“悬空村”

(请横屏调查,山西宁武悬空村,照相师@邬红波)

或是组成古城重镇

比方山西平遥古城

城中有“四大街、八小街

七十二条蚰蜒巷”的路途集聚

玲珑奇巧的牌坊点缀其间

雄浑高耸的城墙围合其外

(平遥古城全景,照相师@石耀臣)

还有山西大同古城

营建得极为高洁、规整

(请横屏调查,大同古城全景,照相师@傅鼎)

手脚明代藩王的驻地

城中散布一龙壁、三龙壁与五龙壁

以及北京以外唯独一个九龙壁

弥足珍视

(以下是完整的大同九龙壁,照相师@赵斌)

······

600余座古城、古村庄

在山西的地盘上

静静兀立

组成一个众生的家园

沟通词

山西所处的地舆位置

注定此地的庶民要为自便的生活

付出极大的辛劳

同期催生出更多相应功能的古建筑

02

保家卫国

山西北部

处于农牧交错地带

农耕与游牧的生活方式

在此并存

群山万壑的古代聚落之间

彼此争夺领地与生涯资源

(山西处于农牧交错地带,制图@张威&龙雁翎/星球沟通所)

商代以降

聚落进一步成长为方国

山西“表里江山”的复杂地形

为繁密的方国提供栖身之地

仅出当今甲骨卜辞之中的方国

便多达十余个

好多游牧为生的方国

与商王朝歧视

包括山西的垣曲商城、东下冯商城

它们建起双层城垣

大大提高了城池的放心作用

(上文中的“方国”,是指中国夏商之际时的诸侯部落与国度,殷墟做事出土的甲骨卜辞中,以“X 方”的形势称呼部落国度,是以称作“方国”;下为垣曲商城做事,己被黄河小浪底库区团结,图中的村庄为金古垛村,照相师@李吉祥,标注@龙雁翎/星球沟通所)

修筑城墙的夯土之中

还掺入渊博的料礓石

加多其硬度与韧性

如斯

城墙历经3000余年

仍残存于大地之上

其坚固进程令人歌唱

(上文中的料礓石为黄土层或风化红土层中钙质结核,下图为城墙制作经由泄露,制图@杨宁&张靖/星球沟通所)

这些困扰街市的方国

在春秋时间

真的全部归入晋国国土

不外干戈并未止息

晋国国内的

赵、魏、韩、智、范、中行等六家

与晋国帝王夺权

比方晋景公与赵氏夺权

便献艺了一出“赵氏孤儿”

(太原赵卿墓车马陪葬坑,图片源自@视觉中国)

最终胜出的赵、魏、韩三家

将晋国的国土均分殆尽

史称“三家分晋”

三家之间彼此提防、夯筑高墙

此为早期长城之一

(山西忻州韩庄长城,战国时赵国修筑,隋代重修,照相师@崔永江)

而后

山西渐渐成为

中国干戈发生最密集的地区之一

刘邦在此对战匈奴

曹操在此征讨乌桓

匈奴、鲜卑、羯、羌、氐

等胡人部落连接建立的

前燕、西燕、后燕

东魏、西魏、北魏

前秦、后秦、后赵

北周、北齐、夏国

······

在此你来我往、争斗束缚

(请横屏调查,山西平鲁白兰沟村隔邻不有名的干戈遗迹, 久久www香蕉免费人成照相师@烏蘇)

关于战局影响最为深入者

要数后晋石敬瑭向契丹辽国

割让燕云十六州

其中的云州(今 大同)

被缔造为契丹辽国的西京

之后400余年

回话江山一直是

华夏王朝最大的空想与渴慕

山西也成为无数人摧坚陷阵

抛洒热血的前哨

(还是的辽国西京,本日的山西大同,照相师@枉言)

宋辽宝石时间

雁门关成为争夺的焦点

“杨家将”的故事

在此献艺

(雁门关,山西省忻州市代县县城以北约20公里处的雁门山中,照相师@杨东)

元明更替时间

明朝名将徐达与元朝将领王保保

在太原领兵对决

跟着干戈的尖锐化

杀胡口、杀胡关、杀胡堡

等称呼在山西出现

如今的“杀虎口”便渊源于此

更有多样不有名的干戈遗迹

在山西

俯拾皆是、随处可见

(山西晋城市陵川县王莽岭中残存的干戈遗迹,照相师@杨国启)

黄河天阻之畔

(位于老牛湾的偏关长城遗迹,明朝修建的外三关之一,图中最下方的河湾高地上,沿等高线围有一圈长城遗迹,照相师@崔永江,标注@龙雁翎/星球沟通所)

释教圣地之上

(请横屏调查,云冈石窟之上的云冈堡,是大同明代长城体系中的堡城做事之一,照相师@爬长城的toby)

坍圮城墙的尘烟之中

掩饰若干毛骨悚然的过往

可歌可泣的征途

(山西天镇桦门堡,明长城大同镇的关堡之一,照相师@路春雷)

为了得当干戈

人们欺骗砖石

让城墙愈加坚固历久

并成立马道及步道

以便快速渊博的输送军力

(部分城墙泄露,制图@杨宁&张靖/星球沟通所)

成立枪眼、垛口、礌石孔

以便使用枪炮、石块袭击敌军

(城墙留神泄露,制图@杨宁&张靖/星球沟通所)

成立敌台和敌楼

以便留神及储存兵器、粮草

(空腹敌台泄露,制图@杨宁&张靖/星球沟通所)

在这些建筑形势的加持下

明朝成立5种军事城堡

阐述军事品级的崎岖陈设为

镇城-路城-卫城-所城-堡城

酿成严实的边防体系

比方大同镇

下设10卫城7所城583堡城

(请横屏调查,明朝边陲留神体系泄露,制图@杨宁&张靖/星球沟通所)

至此

山西这片刀兵之地领有了

长城、寨堡、重镇、关口

等重重身手进行对垒与博弈

而更敷裕想象力的构建

则源于人们的精神世界

03

诸神加护

山西

手脚中中语化的发祥地之一

领有极为多元的

原土信仰

龙王殿、水神庙、后土祠

东岳庙等当然崇拜

不一而足

(山西广灵水神庙,照相师@黄雪峰)

不仅山川大地各有神明

邃古圣贤也在天有灵

尧舜禹汤、伏羲女娲的故事

在山西广为流传

其中祭祀女娲的霍州娲皇庙

领有中国现有最大的女娲壁画

山西高平羊头山一带的先民

还修建了渊博的

炎帝行宫、炎帝庙、炎帝陵等

酿成残酷的炎帝崇拜群落

(山西炎帝陵,照相师@石耀臣)

历史的车轮滔滔上前

孔子、扁鹊、李冰、华佗

武则天、司马光等一个个传怪杰物

连接出当今祠庙之中

而在干戈频发的山西

人们关于骁雄相当的感佩

汉之卫青、霍去病

唐之郭子仪、尉迟敬德

宋之杨业、狄青

均有成心供奉的寺院

尤其是关羽

在“官方认证”其为武圣之后

祭祀之处遍布山西城乡

中国畛域最大的关帝庙

便位于山西运城市解州镇

是为“解州关帝庙”

(解州关帝庙,激情综久久久久久久照相师@翟鸿宇)

跟着宇宙性的大小神祗迟缓定型

山西民间以致运行创造新神

以确保伟人的“实用性”

贾状元、崔府君、水母娘娘等

由山西土产货人飞升为神

接收众人探问

小有建树的土产货官员

也供奉在

窦医生祠、狐医生祠、荀医生祠等

保佑一方水土

(山西太原上兰村窦医生祠,照相师@姚升空)

在原土信仰的基础上

继承伟人方术、老庄学说

而出身的

玄门

愈加体系化、表面化

更受到统率者的好奇

比方成吉思汗

颇为崇拜玄门全真派

并纵容兴修道观

以致升观为宫

自后又历经百年营建

终于建成了芮城永乐宫

在长达500米的建筑中轴线上

模糊门、三清殿、纯阳殿、重阳殿

等主体建筑层层陈设、器宇轩昂

(芮城永乐宫,照相师@李如国)

各殿四壁及拱眼壁上

满绘讲究的元代壁画

总面积高达1000余普通米

放眼中国仅次于敦煌

其中三清殿的壁画《朝元图》

为上佳之作

画面中人物对仗陈设

以青龙、白虎二星君为引路

以南极、东极、紫极等八个人物为主像

二十八宿、十二星辰等按次伸开

乃至二百八十多尊仙灵萦绕主像

翩跹而来

(芮城永乐宫的壁画,图片源自@Wikimedia Commons)

玄门在山西遗存极为丰富

唐代有芮城广仁王庙

为中国现有最早的玄门建筑

宋代有晋城玉皇庙、二仙观正殿

金代有汾阳太符观昊天玉帝殿

元代有龙山石窟

为中国畛域最大的玄门石窟群

明代则有太原纯阳宫

(太原纯阳宫,图片源自@视觉中国)

北岳恒山

还被玄门辟为道场

亭台楼阁洒落山间

有的雄踞于峻岭之巅

有的缥缈于云烟之中

这恰是无数道人居士

所向往的“瑶池福地”

(山西大同北岳恒山姑嫂崖,照相师@忘记的行摄世界)

与玄门相对

释教

手脚外来宗教中的杰出人物

传入于汉而风靡于魏晋南北朝

这一时间入居华夏的胡人

信仰、崇拜释教

率先隐含与儒、道相抗衡之意

其建筑平直仿效释教的发祥地

石窟

等于其中之一

鲜卑族建立的北魏政权

起初以皇家之力营建石窟

五座大窟以五位大佛为主体

开凿于武州山的断崖岩壁之上

僧人昙[tán]曜[yào]主办其修建

后人称为“昙曜五窟”

(昙曜五窟之一,高鼻深计算大佛,尤其鼻子山根处极为高挺,带有异域色调,照相师@王宁)

跟着开凿责任的深入

在长达1000余米的崖面上

约200座窟窿

约59000尊造像渐渐成型

众人谓之“云冈石窟”

(请横屏调查,云冈石窟,照相师@张伟)

之后北齐政权开凿的

蒙山大佛与天龙山石窟

一样卓尔不群

飞天伎乐、菩萨罗汉

千人千面、奇光异彩

(山西大同云冈石窟第19窟里面雕像,仅为泄露,图文无关,照相师@熊可)

待释教大举传入华夏之后

释教与中国传统木结构建筑

和会而成的

梵刹

渐渐取代石窟与塔的地位

成为宣教的中心、纵容营建

1200多年前建成的南禅寺

为中国现有最陈腐的木结构建筑

其至少阅历8次5级以上地震

仍然屹立不倒

(山西忻州南禅寺,照相师@石耀臣)

1100多年前建成的佛光寺东大殿

在长安贵妇宁公遇的的资助下

营造得相当雍容大气

大殿由柱网层、斗拱层、屋架层

等三层结构组成

硕大的斗拱向外侧出挑2.02米

为现有古建筑中出挑最远者

一显唐代建筑的舒朗锐利

(山西五台山佛光寺东大殿结构泄露图,制图@杨宁&张靖/星球沟通所)

900多年前建成的应县佛宫寺

由辽国贵族主办营建

其中的释迦塔(应县木塔)号称峻极神工

仅斗拱便有54种480朵

木塔里面还创造性地成立结构暗层

暗层之于木塔犹如竹节之于竹子

匡助塔身挺过40余次地震

200余次炮火枪击

以及无数的闪电雷劈

留存于今,号称做事

(应县木塔结构泄露,制图@杨宁&李江飞/星球沟通所)

800多年前建成的佛光寺文殊殿

则展现出不同于“前辈”的内秀

其领受“减柱法”比之东大殿12根金柱

文殊殿550㎡的空间内只须4根金柱

扫数空间开敞、丽都

为中国仅存之孤例

此外

还有五代的平顺大云院

平遥镇国寺、平顺龙门寺

辽代的华严寺薄伽教藏殿

金代的大同善化寺大雄宝殿等等

这些建筑年代之久远、内藏之丰富

放之他省可冠绝一方

放之山西则仅为沧海之一粟

(山西大同华严寺,照相师@熊可)

梵刹遍地着花的同期

释教亦在中国开枝散叶

天台宗等于其中之一

手脚最早创立的原土释教教派

天台宗现有最早的梵刹

为山西的平顺天台庵

僧侣们发觉佛经中的爽朗山

与山西的五台山极为相似

纷纷来到五台山创宗立派

印度、尼泊尔、斯里兰卡

缅甸、越南、日本、韩国

等国的头陀禅师

亦纷纷赶赴五台山朝圣

文籍谓之

“万圣朝五台,祖师创学派······大寺三百六,兰若(微型梵刹)无其数”

(请横屏调查,五台山,照相师@忘记的行摄世界)

至此

玄门以恒山中心

释教以五台山中心

的宗教发射区域基本成型

两者彼此争夺信众

直至达到一种

恰到刚正的均衡与融合

比方晋祠

从祭祀春秋时间晋国先祖的庙堂

渐渐演变为群仙集聚之地

玉皇大帝、释迦牟尼

关帝圣君、公输鲁班

均在此占有一隅之地

(山西太原晋祠室内泥像,照相师@石耀臣)

宗教的和会与碰撞

丰富了山洋人的精神世界

也激励出无尽的想象力与创造力

中国现有最早的廊柱盘龙

缠绕于晋祠圣母殿的

前廊檐柱之上

(蟠龙金柱,照相师@陆伟平)

圣母殿前的十字形石桥

名为“鱼沼飞梁”

为中国仅存之一例

(“鱼沼飞梁”,照相师@李如国,标注@龙雁翎/星球沟通所)

又如悬空寺

在一殿之内

同期供奉老子、孔子与佛祖

是为儒释道三教合一的私有寺庙

起建筑撑持作用的横梁深入岩体

每根横梁不错承担数吨之重

殿台楼阁皆建于横梁之上

直觉之感犹如“悬于空中”

(山西大同悬空寺,照相师@石耀臣)

还有自尼泊尔、印度等地

经西藏东传而来的白塔

好似雪域来客

(山西五台山大白塔,照相师@小蓝懂鱼)

宗教神祇百鸟争鸣

楼宇殿阁秀雅多姿

宇宙对待山西如斯精彩的创造

亦然相当善良

深处内陆的干爽形势

山环水绕的陡立地形

为古建筑的渊博留存

提供了更多可能

不外

幸存下来的古建筑

亦难逃岁月的恣虐

04

尾声

暑往寒来、日升月落

时刻在古建筑之上

留住深深淡淡的“伤疤”

饱经世故雨雪都不错成为

古建筑“杀手”

摇风呼啸

木柱、木梁风化开裂

裂痕之深惊慌失措

(五台山佛光寺东大殿开裂的木柱,照相师@石耀臣,标注@龙雁翎/星球沟通所)

暴雨过境

土墙糟朽、面砖剥落

古建筑犹如杀人如麻一般

(山西晋中持续降雨技巧,平遥古城中,积水严重,墙体坍弛,图片源流@视觉中国)

极具生命力的植物

时常在屋顶助长

屋顶的防水层

由土壤和草皮搀杂而成

屋顶草木富贵者车载斗量

(屋顶长草的大同三龙壁,照相师@黄雪峰)

······

综上原因

仅晋南古建筑

便有近80%面对墙体坍弛

夯土下沉、梁架诬蔑等一系列问题

(汾阳东阳城村三皎皎庙,其主体建筑面对倒塌,照相师@杨虎)

目击这一切的古建保护责任者们

尴尬之余

只可加速措施

抢救性地进行古建保护责任

新中国成立之初

山西第一代建筑大家、学者们

组建了专科的建筑保护机构

太原晋祠的鱼沼飞梁

大同九龙壁等40余项保护工程

在这一时间落地实施

20世纪70年代

三大文物保护工程

即云冈石窟裂隙灌浆加固

五台山南禅寺大殿修缮

洪洞广胜寺毗卢殿、西配殿回话

在这一时间一一完成

(2017年4月19日,正在维修之中的山西大同云冈石窟,图文无关,仅为泄露,照相师@陆伟平)

申明在外的

芮城永乐宫

也在这一时间

因三门峡水利工程而迁建

芮城永乐宫领有大片

极为珍视的元代壁画

而壁画的揭取与复原

在其时无前例可循

(损毁严重的永乐宫壁画,图片源自@视觉中国)

600年的岁月

让其极为脆弱、极易破灭

施工人员们必须慎之又慎

他们摸索出揭取、包装、搬运

加固和装置等多道工序

每一道工序都经过反复磨炼

为了输送所需的木柴

他们在黄河上飘摇三天三夜

为了完满无损地出动壁画

他们全神灌输、不辞吃力

蹧跶近10年的元气心灵

341块壁画

到手他乡复原

此实为我国古建搬迁之豪举

(2021年6月21日,责任人员正在对永乐宫龙虎殿的壁画进行开辟,图文无关,仅为泄露,图片源流@视觉中国)

调动通达以来

大拆大建席卷宇宙

平遥古城

底本与中国其他城市一样

大搞城建

豁开旧墙、推平老房

计算修出四条当代化大街

其时的平遥县文管所长处李有华

为保护古城墙

躺在行将铲除的城门蹊径之中

以血肉之躯隔绝破碎

争取厚爱的时刻

(2021年11月27日,在平遥古城城墙修缮现场,正在对古城墙出现险情的原夯土进行铲除,图文无关,仅为泄露,图片源流@视觉中国)

随后

省文管会的李正云

古建所的张丑良、柴泽俊等人

四处驱驰

为保护平遥古城而陈情

同济大学的阮仪三获取音问

赶来平遥

以保留旧城、另建新城为见地

做出新的运筹帷幄

终于

众人的辛劳

谢世界遗产大会上着花着力

平遥入选世界文化遗产名录

“刀下留城救平遥”的业绩

亦掀翻中国古城、古建保护之风潮

跟着地点规矩

以及保护体系的日渐完善

介休袄神楼、代县边靖楼

悬空寺危岩加固搞定等

500余处古建筑开辟杀青

(2016年悬空寺危岩体加固工程,脚手架从山脚直抵山顶,照相师@雾雨川)

其中的晋祠圣母殿

大同上华严寺大雄宝殿等

“修旧如旧”的古建工程

被国度文物局视为典范

向宇宙履行

参加新世纪之后

国度集聚财力、人力

启动山西早期建筑保护工程

关于运城、晋城等古建密集区的

105处木构进行合座专项保护

以应县木塔为例

大家引入GPS等科技

布设8条测线、72个监测点

酿成一套科学的监测、保护系统

(木塔监测,照相师@苏李欢)

固然

古建保护之路

路漫漫其修远兮

2021年的一场暴雨

损害约1700处不行出动文物

让专科人员稀缺、财政力量有限

等诸多问题涌现在公众目前

(2021年暴雨过境,山西襄汾县西中黄村进士院一处院墙外包砖零散,照相师@马毅敏)

还有关于资产的垂涎

让古建筑构件的倒买倒卖

屡禁不啻、防不堪防

(古建构件盗窃屡禁不啻,制图@杨宁/星球沟通所)

关于山西古建筑的保护

将莫得绝顶

一代又一代

高下而求索的大家学者

一个又一个

奋战在前哨的保护人员

正在用实质活动督察

那些挺立千百年的古建筑

走向下一个千百年

(2021年山西暴雨之后,责任人员在抢修山西洪洞县乾元山元阳观塌陷的护坡,照相师@马毅敏)

古人

安居乐业的渴慕

保家卫国的果敢

敬奉神明的信仰

创造了如斯繁密而颠倒的山西古建

今人

则必须承担起牵累

引入不时翻新的科技

提神紧密的修缮

心坚石穿的保护

保护山西古建

保护中华英才数千年的文化遗产

保护数千年不竭之创造力

(元代之前的山西古建筑全图,图中建筑为简化泄露,非真正比例,制图@杨宁&龙雁翎/星球沟通所)

本文创作团队

撰文:灵均

裁剪:长处

图片:感德的心

舆图:张威

联想:杨宁、龙雁翎

封面照相师:石耀臣

审校:陈景逸、张靖、丁佳昕

大家审校

山西省古建筑与彩塑壁画保护沟通院 沟通馆员 吴锐

太旨趣工大学 诠释 王金平

太旨趣工大学 诠释 崔元和

【参考文件】

[1]王金平,李会智,徐强著. 山西古建筑[M]. 北京:中国建筑工业出书社, 2015.11

[2]山西省史志沟通院编. 山西通史[M]. 太原:山洋人民出书社, 2001.6

[3]山西省古建筑保护沟通所编. 山西文物建筑沟通保护文集[M]. 北京:中国建筑工业出书社, 2011.9

星球沟通所

以地舆的视角,专注于探索极致世界

···THE END···